首頁 > 區塊鏈 > 正文

區塊鏈是一個不知道要解決什么問題的解決方案

2020-09-10 10:09:54  來源:架構頭條

摘要:區塊鏈技術似乎要改變一切:航運業、金融系統、政府系統……還有什么是區塊鏈改變不了的?但事實上,這種盲目的追捧主要是因為缺乏對區塊鏈的了解。
關鍵詞: 區塊鏈 方案
  區塊鏈技術似乎要改變一切:航運業、金融系統、政府系統……還有什么是區塊鏈改變不了的?但事實上,這種盲目的追捧主要是因為缺乏對區塊鏈的了解。實際上,區塊鏈是一個不知道要解決什么問題的解決方案。
 
  一群程序員坐在折疊椅上,折疊桌上放著他們的筆記本電腦。在這些程序員面前,一個男人出現在紫藍色點亮的舞臺上。
 
  男子向觀眾大喊:“七百位區塊鏈專家們”。他指著房間里的每一個程序員,然后,他用最洪亮的聲音喊道:“能源傳輸!健康!公共安全與保障!養老金的未來!”
 
  這是在荷蘭格羅寧根舉行的 Blockchaingers Hackathon 2018 大會上發生的一幕。演講者說,這里確實發生了一個大事件。大會開始之前,一個電影預告片向在場的人發出了這樣的問題:你們是否可以想象,現在,就在這里,就在這個房間里,你們將找到能夠改變“數十億人生活”的解決方案?
 
  然后,荷蘭內政大臣 Raymond Knops 來了,身著高科技服裝——一件黑色連帽衫。他說:“每個人都意識到區塊鏈將徹底改變政府”。
 
  在過去的幾年中,我聽到了很多有關區塊鏈的東西。有誰沒有聽說過?它幾乎無處不在。
 
  但我可以確信的是,不只是我一個人會發出這樣的疑問:區塊鏈到底是什么?它的革命性體現在哪里?它可以解決什么問題?
 
  于是我寫下了這篇文章。我可以提前告訴你,這是一個哪里也去不了的奇異旅程。我從來沒有見過有哪項技術會用這么多難以理解的術語來形容這么少的東西。我也從未見過有那么多人為了他們的解決方案苦苦尋找要解決的問題。
 
  1. 荷蘭小鎮上的“變革推動者”
 
  在澤伊德霍倫,位于荷蘭東北部的一個人口不足 8000 人的小鎮,人們對區塊鏈還一無所知。
 
  鎮上的一名公務員告訴荷蘭每周新聞雜志:“我們只知道它正在向我們走來。我們可以坐著等待,或者選擇前進。”
 
  澤伊德霍倫的人們選擇了前進。一項針對兒童的市政扶貧計劃將被“放到區塊鏈上”。學生和區塊鏈愛好者 Maarten Veldhuijs 在市政當局實習。
 
  他的第一項工作任務是向人們解釋什么是區塊鏈。當我問他時,他說這是“一種無法被關閉的系統”,一種“自然之力”,或者說是“去中心化的共識算法”。不過他最后承認這很難解釋清楚。“我告訴澤伊德霍倫的人們:‘我給你們開發一個應用,你們就明白了’”。
 
  于是他真的這么做了。
 
  兒童救助計劃為貧困家庭提供騎自行車、去劇院和看電影等權利。在過去,這簡直就是一個噩夢——官僚主義、收據、文件……但是多虧了 Velthuijs 開發的應用程序,這一切變得非常簡單:顧客在商店里掃碼就可以拿到自行車,而店主可以拿到錢。
 
  突然間,這個小鎮被稱為“區塊鏈技術的國際先驅之一”。這引起了全國媒體的關注,甚至榮獲了獎項:他們贏得了市政工作先鋒獎,甚至獲得 IT 項目獎和公務員獎提名。
 
  Velthuijs 和他的“學生”團隊正在“塑造”這個新世界。在澤伊德霍倫,有些人更喜歡稱他們為“變革推動者”。
 
  2. 探究原理
 
  那么,區塊鏈究竟是什么東西?
 
  我們可以把區塊鏈看成是一個美化的電子表格(比如,帶有一張表的 Excel)。換句話說,就是一種新的存儲數據的方法。在傳統的數據庫中,通常由一個負責人來決定誰可以訪問和輸入數據,誰可以編輯和刪除數據。區塊鏈就不一樣了:沒有人負責這些事情,也不能修改或刪除任何內容,只能查看和輸入數據。
 
  比特幣是最廣為人知的區塊鏈應用。比特幣是一種數字貨幣,可以讓你在不通過銀行的情況下將資金從 A 轉移到 B。
 
  它的原理是什么?假設 Jesse 要轉錢給 James,Jesse 要求銀行匯款給 James,銀行做一些必要的檢查——帳戶中是否有足夠的錢?帳號是否存在?然后向數據庫輸入數據:將錢從 Jesse 的賬戶轉到 James 的賬戶。
 
  比特幣就不一樣了。你以聊天的方式發起付款請求:Jesse 向 James 轉一個比特幣!然后一些用戶(所謂的礦工)開始以區塊的方式收集各種交易。
 
  為了將這些區塊添加到公共區塊鏈分類賬中,礦工們必須解決一個復雜的難題(實際上,他們必須從非常長的數字列表中猜測出一個非常大的數字)。解決難題大約需要 10 分鐘,而且如果解決速度越快(例如,由于人們使用了更多的硬件來解決難題),難題會自動變得越來越難。
 
  在難題解決了之后,礦工將交易添加到他們在本地保存的最新版本的區塊鏈分類帳中。他們在聊天中發布公告:難題解決了!每個人都可以驗證解決方案是否正確,每個人都可以更新自己的區塊鏈分類帳。然后,交易完成了。為了獎勵他們的工作,礦工可以獲得少量的比特幣。
 
  3. 這些難題是怎么回事?
 
  為什么會有難題?如果每個人的行為都光明磊落,那就不需要難題了。但想象一下,如果有人想將同一筆錢花上兩次會怎樣?我告訴 James 和 John:我把這個比特幣轉給你們倆。那么就會有人檢查這是否可行。礦工做了銀行的工作:他們決定可以進行哪些交易。
 
  當然,一個礦工可以和我一起作弊,以此來騙過系統。但其他人可以立即看到我是否花了同一筆錢兩次,他們可以拒絕更新區塊鏈。因此,惡意礦工將一無所獲。因為這個數字很難被猜出來,因此遵守規則自然就變得很有必要了。
 
  不過,這樣的效率相當低。如果你信任某人來管理你的數據(例如,銀行),那么事情就會變得簡單得多,但中本聰(比特幣發明者)不是這么想的。他認為銀行不好,銀行會讓錢從你的帳戶中消失,因此,他發明了比特幣。
 
  根據最新統計,除了比特幣,還有將近 1855 種其他類似比特幣的貨幣。
 
  但是,比特幣并沒有取得全面成功。很少有商店接受數字貨幣。它速度慢(有時候一個交易需要花 9 分鐘,有時甚至是 9 天)、很麻煩,而且非常不穩定(價格上漲到 17000 歐元,又跌至 3000 歐元,后又回升至現在的 10000 歐元)。
 
  不僅如此,中本田夢想的去中心化烏托邦,即避免信任第三方,仍然遙不可及。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現在有三個礦池——在阿拉斯加和北極圈建造滿是服務器的房間的公司——負責著新比特幣的一半以上的量(還用于檢查付款請求)。
 
  目前來看,比特幣在投機方面是成功的。有人在早期購買了價值 20 歐元的比特幣,現在就已經有足夠的錢來進行幾次環球旅行。
 
  這把我們帶入了區塊鏈領域,因為這種能夠帶來暴富機會的技術是久經考驗的炒作公式。議員、管理層員和顧問們在報紙上看到這種神秘的貨幣讓人們變成了百萬富翁,他們認為需要對此有所了解。你用比特幣做不了太多事情,但區塊鏈——比特幣背后的技術——卻讓它變得很酷。
 
  區塊鏈想要擺脫很多東西:銀行、土地登記處、投票機、保險公司、Facebook、Uber、亞馬遜、肺臟基金會、色情行業以及政府和企業。有了區塊鏈,它們就是多余的。
 
  4. 價值 7 億美元的產業
 
  彭博社估計全球區塊鏈產業價值約為 7 億美元(超過 6 億歐元)。像 IBM、微軟和埃森哲這樣的大公司都成立了專門部門。在荷蘭,有各種各樣的機構為區塊鏈創新提供各種補貼。
 
  唯一的問題是,在承諾與現實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距。區塊鏈似乎是一種“PPT”技術。彭博社的一份清單顯示,大多數區塊鏈項目都只停留在新聞里。洪都拉斯土地注冊處打算使用區塊鏈,但該計劃已被擱置。納斯達克也打算用區塊鏈做些事情,但最終并沒有發生。荷蘭中央銀行呢?也沒有。咨詢公司德勤的一組數據顯示,截至 2017 年底,在已啟動的超過 8.6 萬個區塊鏈項目中,有 92%被放棄了。
 
  他們為什么決定停止項目?區塊鏈開發者 Mark van Cuijk 解釋說:“你可以用叉車把六罐裝的啤酒放到在廚房的柜臺上,但這顯然不是最有效的方式”。
 
  我將列出一些問題。首先:區塊鏈技術與歐洲隱私立法(特別是被遺忘權)處于對立狀態。一旦有東西進入區塊鏈,就無法將其刪除。例如,惡意用戶將數百個虐待兒童的材料和色情鏈接放在比特幣區塊鏈中,刪除這些東西是不可能的。
 
  另外,在區塊鏈中,用戶不是匿名的,而是“假名”:你的身份被鏈接到一個數字上,如果有人可以將你的名字與這個數字鏈接在一起,那么你就有可能會有麻煩。每個人都可以看到你在區塊鏈上的所作所為。
 
  例如,希拉里·克林頓電子郵件的假定黑客之所以被捕,是因為他們的身份與比特幣交易關聯到了一起??ㄋ柎髮W的研究人員可以通過社交網站輕易識別成千上萬個比特幣用戶的身份。一些研究人員展示了如何通過購物網站上的跟蹤器讓更多的人“浮出水面”。
 
  無人負責也無法修改,這也意味著錯誤無法得到糾正。銀行可以撤銷付款請求,而對于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而言,這是不可能的。因此,任何被盜的東西都會保持被盜狀態。黑客把目標轉向了比特幣交易所和用戶,一些欺詐者推出了“金字塔組合”詐騙工具。據估計,將近 15%的比特幣被盜。
 
  5. 比特幣和以太坊用掉了相當于整個澳大利亞的能源
 
  然后是環境問題。環境問題?我們不是在談論數字貨幣嗎?解決復雜難題需要大量的能源,以至于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區塊鏈(比特幣和以太坊)正在消耗與整個奧地利相當的電量。使用 Visa 進行付款大約需要 0.002 千瓦時,而用比特幣支付相同的費用將耗用 906 千瓦時,相差一百萬倍,這足以為兩個人的家庭供電約三個月。
 
  環境問題只會越來越嚴重。隨著礦工投入更多的精力來解決難題(在阿拉斯加建造更多的服務器洞穴),難題會自動變得越來越難,需要更多的算力。這是一場無休止、毫無意義的軍備競賽,使用消耗越來越多的能源來完成相同數量的交易。
 
  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實際上,這是最為重要的一個問題:區塊鏈到底解決了什么問題?因為使用了比特幣,銀行不能單憑自己的意愿從客戶的帳戶中把錢取出來。但銀行真的有這么做嗎?我從未聽說過銀行會自己從某人的帳戶中把錢取出錢。如果有哪一家銀行做了這樣的事情,他們會立即被告上法庭,丟掉執照。從技術上講,這是可能的,但從法律上講,這無異于死刑。
 
  當然,騙子到處都有,人類總是會撒謊和作弊。這里最大的問題是數據供應商(例如有人偷偷將馬肉標注成牛肉),而不是數據管理員(例如銀行讓錢消失了)。
 
  有人建議將土地注冊放到區塊鏈上,這將解決一些行政管理腐敗的國家的各種問題。以希臘為例,希臘有五分之一的建筑物沒有注冊。
 
  除非區塊鏈對此無能為力。區塊鏈是一個數據庫——它不是一個可以自己檢查數據正確性的系統,更不用說會阻止未經授權的建筑了。區塊鏈與其他任何一種數據庫都適用相同的規則:如果人們將垃圾放進去,那么出來的也是垃圾。
 
  就像彭博專欄作家 Matt Levine 所寫的那樣:“不可偽造的區塊鏈記錄可以證明我的倉庫里有 10000 磅鋁,但這對銀行來說沒有多大用處,因為我有可能從后門偷偷將鋁運走”。
 
  數據應該要反映現實,但有時現實會發生變化,而數據卻保持不變。這就是為什么我們需要公證人、主管、律師——所有這些區塊鏈認為可以不需要的無聊角色。
 
  6. 幾乎沒有區塊鏈什么事
 
  那么,那個開創性的小鎮澤伊德霍倫,區塊鏈在哪里取得成功了嗎?
 
  不完全是。我看了一下 GitHub,在兒童救助計劃應用里幾乎沒有與區塊鏈有關的東西,只有一個單獨的礦工部署在服務器上,而且沒有連接到互聯網,只是作為內部研究。那些貧困家庭和店主使用的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應用程序,應用程序的代碼也很簡單,使用的數據庫也很簡單。
 
  我聯系了 Maarten Velthuijs。
 
  我說:“我發現你的應用程序實際上根本不需要區塊鏈”。
 
  Velthuijs 說:“是的”。
 
  你實際上并沒有使用區塊鏈,卻也贏得了所有這些獎項,這不奇怪嗎?
 
  他說:“是的,很奇怪”。
 
  這怎么可能呢?
 
  他說:“我也不知道。我們一直試著告訴人們,但似乎不管用,而你現在又打電話過來問……”
 
  7. 那么區塊鏈去哪兒了?
 
  澤伊德霍倫也沒有例外。如果仔細一點,你會發現現在有各種各樣的區塊鏈實驗,它們都只包含了有關區塊鏈的建議。
 
  My Care Log 是另一項屢獲殊榮的實驗項目,主要針對產婦護理。所有家里有新生嬰兒的荷蘭人都可以得到一定數量的產婦護理服務。就像澤伊德霍倫的兒童救助計劃一樣,這是一場官僚的噩夢,但現在只要在智能手機上安裝一個應用程序,就可以用它記錄所接受的護理服務和剩余的護理服務。
 
  最終報告顯示,My Care Log 并沒有使用任何足以讓區塊鏈看起來很特別的功能。他們事先安排了很多第三方礦工:換句話說,他們有權否決所記錄的孕產保健數據。不是說區塊鏈就是在沒有受信任第三方的情況下完成很多事情嗎?那他們這是在做什么?
 
  如果你問我,我會說他們正在建立一個效率極低的常規數據庫。等你把所有術語都看一遍,你會發現剩下的就是無聊的數據庫架構——分布式分類帳(也就是共享數據庫)、智能合約(也就是算法)以及授權證明(也就是對數據庫輸入內容進行否決的權利)。
 
  Merkle 樹(從數據檢查中斷開數據鏈接的一種方法)是唯一值得我們關注的區塊鏈元素。這是一項非常好的技術,但 Merkle 樹從 1979 年以來就已經存在,并且已經被使用了很多年,例如在版本控制系統 Git 中(世界上幾乎所有軟件開發人員都在使用它)。它并不是區塊鏈獨有的。
 
  8. 魔術總是有市場,而且很大
 
  我之前已經說過:這是一個哪里也去不了的奇異旅程。
 
  在寫這篇時,我決定與我們的一位開發人員聊聊。當時有真正的開發人員在我們的編輯室里游蕩。這位開發人員叫 Tim Strijdhorst,他對區塊鏈了解不多,但還是告訴我其他一些事情。
 
  他自豪地說道:“我會寫代碼,人們我視為魔術師”。在他看來,魔術師總是會給人驚喜。很多年前,他有一半時間是對著電腦屏幕,沮喪地大喊大叫,因為他寫了很多代碼來修復令人討厭的 PHP 腳本錯誤。
 
  Tim 的意思是,信息通信技術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樣——一片混亂。
 
  而這恰恰是我們——局外人、外行、非技術怪胎——拒絕接受的東西。議員和管理人員認為,只要有那些精美的 PPT 上所呈現的技術,一切問題(無論問題有多大多嚴重)都會立即消失。這怎么可能?但是誰又在乎呢!
 
  魔術是有市場的,而且這個市場很大,無論是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還是其他的流行詞。
 
  不過,有時候這種魔術思維還是有點用處的。以產婦護理項目為例,或許區塊鏈在這個項目中沒有用武之地,但參加該項目研究的保險公司 VGZ 的 Hugo de Kaat 說:“我們的實驗牽動了 Facet 公司——孕產保健領域最大的軟件提供商”。他們將要開發一個類似的應用程序,不過毫無疑問的是,他們使用的是傳統技術。
 
  那么,如果不扯上區塊鏈,Maarten Velthuijs 能開發出出色的兒童救助計劃應用程序嗎?不,他承認。Velthuijs 說:“在我們能飛之前,問題也不總是能夠得到解決。在 YouTube 上,有人拿著自制的降落傘從埃菲爾鐵塔跳下!是的,他肯定是死了,但這個世界也需要這樣的人。”
 
  如果 Maarten 能夠用上區塊鏈,那就太好了!但如果不能,那也很好。至少他會知道什么東西是有效的以及什么東西是無效的。
 
  也許這是區塊鏈最大的一個優點:這是一種宣傳,盡管代價很高。在董事會會議上,“后臺管理”不是一個議程項目,但“區塊鏈”和“創新”卻是。
 
  多虧了這些炒作,Maarten 才得以開發兒童救助計劃應用程序,孕產保健提供商們才開始展開溝通洽談,很多企業和地方當局也逐漸意識到他們的數據管理不善。
 
  區塊鏈做了一些未兌現的承諾,結果是管理者們現在開始對那些有助于讓世界運行得更有效率——不是什么革命性的,只是更好一點而已——的東西感興趣了。
 
  Matt Levine 寫道,區塊鏈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世界其他地方開始被迫“關注那些后臺技術升級,并認為它們可能是革命性的”。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zhangwenwen
有谁不上班靠炒股赚钱 极速快三投注技巧 股票查询60070 七位数玩法与规则图解 美国股票指数和股票有什么区别 山西快乐十分任二直准网 合肥天臣股票配资公司对股票配资认识工作 什么是私募资产配置管理人 重庆幸运农场结果 11选5前三破解算法 山东群英会四个号中三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