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區塊鏈 > 正文

論區塊鏈的網絡效應與生態效應

2019-12-31 14:11:32  來源:核財經

摘要:前兩天看到了肖風老師的最新文章《區塊鏈追求的是生態效應》,文章的大意是說工業化時代追求的是規模效應,互聯網時代追求的是網絡效應,到了區塊鏈時代,追求應該是生態效應。我覺得生態效應這個詞挺有意思的,值得深入思考。
關鍵詞: 區塊鏈
  一、生態效應

  前兩天看到了肖風老師的最新文章《區塊鏈追求的是生態效應》,文章的大意是說工業化時代追求的是規模效應,互聯網時代追求的是網絡效應,到了區塊鏈時代,追求應該是生態效應。我覺得生態效應這個詞挺有意思的,值得深入思考。
 
  用肖風老師的說法:
 
  生態效應是一個分布式經濟體,不再是一家公司通吃的商業模式。它像一座森林,是一個生態系統,大家不再是以成立一家公司的方式,而是以一種利益相關者的方式共同完成一件事情。在工業時代,商業上最大的追求是規模效益,需要大規模生產,需要標準化和低成本。但規模效益是加法效應,1+1=2、2+2=4。到了信息時代,互聯網公司強調的不再是規模效應,而是網絡效應。網絡效應是一個乘法效應。以通信為例,如果這個通信網絡只有兩個人,就只能發生一對一的通信關系。但是如果兩個網絡都有四個人,那就是4×4變成16,而不是4+4=8。
 
  從分配的角度,區塊鏈的分配方式也不再是傳統的公司制的分配,而是利益相關者分配機制,大家一起貢獻價值,你多做貢獻就多拿。在這個基礎上,大家共同努力,建立一個更好的生態,一個開放的經濟,一個完全可擴展的沒有邊界的商業。
 
  二、賺錢效應
 
  為什么我對這個詞這么感興趣呢?因為我自己之前也正好思考這個問題,當時我發現區塊鏈領域的公司與互聯網公司,無論是從底層財富邏輯,還是商業模式還是從流量獲取角度都有一些差異,但是在早期的時候,思考還沒那么成熟,我記得早期的時候我用的是賺錢效應這個詞。
 
  什么叫做賺錢效應呢?就說在傳統的互聯網時代,最關鍵的是要流量,有流量就有盈利模式,不管你是通過廣告費還是會員費還是什么其它方式。對于那些小平臺,即使商業模式很好,但是沒有流量的話,也很難崛起,最后很可能就是為大公司打工。
 
  但是到了區塊鏈時代之后,流量這個邏輯發生了一些變化。雖然一些大項目、明星項目還是天然的能夠獲取大量的流量,但是同時小公司好像也有了一些機會。因為那個時候大部分區塊鏈項目都會發行通證,對于那些發行了通證而且通證上了交易所的項目而言,只要通證的價格足夠高,漲幅足夠大,不管你的公司名氣大小,你天然的就能夠獲得很多的流量,價格上的一點點波動就能極大的誘發人們的腎上腺素,人們的眼球很容易聚集在跳動的數字上。這個時候如果公司的業務本身確實是做的好,是大家的剛需,那么很多小公司很容易脫穎而出,就是因為這背后有一個比流量更重要的東西,就是賺錢效應。
 
  但是這種賺錢效應是建立在發行通證并且上市交易的基礎上的,后來發幣融資這件事被禁止之后,這個說法自然也就不成立了。
 
  后來經過進一步深入的思考,我的想法也從簡單的賺錢效應轉成了更深層的生態效應,沒錯,跟肖風老師用的詞一模一樣,所以當肖風老師提到這個詞的時候,與我的思想有些暗合,我個人還是挺高興的。
 
  三、生態效應的數學表達形式——n的m次方
 
  肖風老師說規模效應是1+1=2, 2+2=4;網絡效應是2*2 =4,3*3=9,4*4=16,這種說法已經很形象了,我繼續沿用這種說法,我認為生態效應在數學上的表示就是n的m次方,比如3的2次方=9,3的3次方等于27,3的4次方等于81。
 
  其中n表示項目本身的連接,就像互聯網的規模效應表達式中n的平方那樣,這2個n是相同的意思,都是項目本身的內部連接。當只有1個用戶的時候,n等于1,項目的影響力是1;當有2個用戶的時候,n等于2,影響力變成4;當有3個用戶的時候,n等于3,影響力變成9。
 
  兩者的差別在于m上,在互聯網的規模效應中,m固定等于2,也就是2次方,但是在區塊鏈的生態效應中m可以等于大于2的數字,比如3,5,甚至更大的數字。
 
  雖然只是一個數字上的不同,但是從數學上大家都知道這背后有多大的區別。比如說10的平方等于100,但是10的3次方等于1000,背后差著一個數量級,如果m的數字更大,那么差別就更大,這就是生態效應和網絡效應的差別。
 
  具體來說,在區塊鏈項目內部,這個n的意思是指項目本身的活躍用戶有多少,活躍地址有多少,真實市場需求有多少,鏈上交易轉帳量有多少,這些都是跟項目本身的發展相關的,這一點與互聯網一樣。
 
  但是這個m是什么意思呢?m表示你的外在鏈接的生態有多少。這么說可能有點抽象,我可以這么解釋,比如說某個區塊鏈項目,它采用DPOS共識機制,擁有21個主力節點,每當一個外部機構成為項目節點的時候,它本身也會帶來很多的流量、資金、知名度、還有這個外部機構本身的網絡效應。
 
  就比如說現在很多交易所會參與到項目當中去,有些可能只是單純的抵押做節點,有些則可能會更加深度的參與。當交易所深度參與的時候,比如說交易所和項目本身聯合舉辦一些活動,或者在底層業務上有一些合作,或者在某方面的數據上打通等等。交易所本身就是一個高頻、剛需、大市場的生意,本身的流量就非常豐厚,當這樣的生態方接入到原來的項目方當中的時候,這個時候對項目的增長促進作用非常明顯,很可能項目的發展就不再是原來內在的連接即n的平方,而是以更加高的指數形式增長。這還只說了一個節點,如果多個節點同時貢獻力量,有些節點是做錢包的,有些節點是傳統的互聯網媒體,有些是其它類型的外部機構,它們同時導入流量,同時有深度的業務合作,當這些利益共同體形成生態的時候,對項目方本身和生態當中的做其它參與方都是極大的促進。
 
  當然,這只是理論上的考慮,現實生活中雙方的融合程度,生態的緊密程度,生態的內耗之類的東西都會對生態效應形成直接的影響,而且這種生態效應是否有上限,是否有突破某個閾值才發揮作用都是需要考察的事。而且用n的m次方,在數字上是肯定有夸大,這只不過是一種形象的表達方法,大家get到意思即可,正如網絡效應也并不是完全的n的平方一樣。
 
  四、生態效應的時間維度
 
  從這個公式出發,我們可以進行一些簡單的推論,比如說我們從時間和發展速度的角度來思考。我們知道傳統的工商企業要想成為像可口可樂這樣規模的公司,至少需要10年的發展和積累,你需要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推廣,一個省一個省的覆蓋;但是到互聯網企業的時候,互聯網的窗口期估計也就3年左右,長一點的5年,一般3~5年時間,一家估值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就誕生了。
 
  這種時間和發展速度上的差別也正是來源于背后的關系,一個是基于規模效應,需要一個一個累加,一個是基于網絡效應,有平方的效果在這里,速度就會快一點。
 
  那么到區塊鏈時代,當發展速度是n的m次方的時候,這個時間可能會進一步縮短,這個時間窗口可能會被壓縮到3年以內,比如1-3年。以以太坊為例,以太坊發展到今天時間也才2-3年,但是如今的市值已經突破1000億人民幣;比特幣雖然已經發展了10年,但是它在這10年間成長了幾千萬倍,如果以3年為界限來考察,那也是幾百倍幾千倍的成長速度。所以,可以這么推測,在這種冪律定律的疊加下,如果未來區塊鏈行業真正出來爆款項目,它很可能會在極短的時間內形成爆發,有可能成長的時間會在一到三年以內,再短的話,我擔心有些項目可能本身就無法開發完成了吧。一旦他們找準業務的定位,找到自己的突破口,同時搭建好相關的生態,很多傳統的已經成型的項目方會依附過去,大家流量互通,那一家百億市值公司可能短期內就出現了。
 
  五、生態效應的市值維度
 
  除了時間維度,市值維度也是很有意思的點。
 
  我們知道傳統的制造業公司市值有個百億就是非??鋸埖氖铝?,而且這還是建立在海量利潤的前提下。當你有海量利潤的時候,然后通過一個市盈率的乘數,比如說10倍、20倍或者高一點40倍就已經是比較夸張了,如果要有百億的市值,可能就需要5億的利潤,而這5億的利潤要1毛錢1毛錢的掙,需要很長的時間,所以當年的工業企業市值規模超過100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當進入互聯網時代的時候,我發現有大量的這種成立沒幾年的公司已經變成10億的獨腳獸,再過幾年又變成了百億,再過幾年它就成了千億市值的公司,而且這個時候它還沒有利潤。這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互聯網是直接面向全球用戶的,它與工業時代的用戶基數不一樣,成長速度不一樣,像阿里巴巴這樣的企業,可能10年不盈利,但是一旦開始盈利,就是幾年之內從0到1億,從1億到100億這個過程,所以互聯網公司的估值增長很快,而且市值突破100億的互聯網公司數量很多。
 
  那么,對于一家區塊鏈公司而言,它背后有著比n的平方更夸張的生態效應,那么我想無論是它對利益相關者的連接程度,還是它能夠覆蓋的人群規模,還是它能夠產生的利潤(當然區塊鏈行業沒有利潤這個概念,利潤全反應在幣價上)都會比互聯網更夸張,所以我認為未來區塊鏈行業的巨頭公司的市值很可能會在互聯網的基礎上再上升一個數量級,萬億美元市值公司的出現應該是一個大概率的事件。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MBA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DBA班招生
責編:jiaxy
有谁不上班靠炒股赚钱